• 国债期货再度逼近反弹新高 2020-02-23
  • 第一章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和投身大革命的洪流 2020-02-23
  • 习近平山东考察,这几个关键词值得深思 2019-08-15
  • 发现关中:苍鹭翩飞 铜川朱鹮野化放飞区的“原住民” 2019-08-15
  • 《使命召唤15》新演示:吃鸡模式拥有全部武器 2019-06-25
  • 国家防总开展大清河防汛演练 2019-06-25
  • 晋城: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-06-05
  • 城市智慧停车系统帮小区居民“出租”空车位 2019-06-05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年焉耆县旅游美食文化推介会在库尔勒市举行 2019-05-14
  • 黄晓海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13
  • 左凌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13
  • 不能证明炒民生合法。传销本来就非法。 2019-05-13
  • 悬崖边上一座诡异屋子 一面墙内陷竟现神秘洞口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5-12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
  • 正文 第481章 我回来了

    作者:麻仓洛
        第481章我回来了

        “我意已决,我决定的事,没有人能够更改,你们不必多言?!彼沼愕男宰尤绱?,熟悉她的人都知道。

        她说要领兵打仗,她就上了战场,说要回来稳固朝纲,她就接手了政务。

        现在她想去为苏宝寻找九珍芝,她就开始做出发南海的准备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王妃娘娘请三思??!”顾元道。

        他现在终于可以确定,王妃娘娘不会成为牝鸡司晨拨乱朝纲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了,都退下,你们吵到苏宝睡觉了?!彼沼憧醋呕忱锟闪砂男×?,心里酸酸软软的。

        众人只得无奈退下。

    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        苏鱼命人准备了一辆出宫的马车,简装便行,带着睡梦中的苏宝回了国公府。

        是老管家亲自出来迎她的,自从勄翠的死讯传回来以后,老管家的背好像更佝偻了,得吃力地扶着拐杖,颤颤巍巍地遥望着巷子口。

        “安越爷爷,外面风大,您怎么站在大门外等着,手都凉完了?!彼沼阆铝寺沓?,连忙回头从马车里取了个温热的汤婆子,塞到老管家的手里。

        安越笑着摇头,慈祥的目光落到苏鱼怀里的襁褓上,“小小姐回府,老奴怎么能够不亲自出来迎接您呢,老奴骨头都老了,以后,可就没法出来迎接您了,趁现在还能动的时候,得亲自出来接您才好?!?br />
        时间不等人,苏鱼只觉得安越更加年迈了,头发几乎全都花白了。

        她撇过脸,悄悄抹了一下眼角,才转过来道:“安越爷爷,是我不好,没有?;ず脛谴?,让她惨死异乡,连尸首都没有办法完整的运回京都,她才十五岁?!?br />
        提起勄翠,苏鱼更想哭了,她强忍着,因为眼前还有一个更需要她去安慰的老人家。

        安越眼底浮现出闪闪泪花,从老态龙钟的脸上话落,他中年丧子,膝下唯有一个孙女,如今空空如也了。

        苏鱼连忙递了手帕过去,怀里熟睡的苏宝仿佛感受到了这股悲伤的气氛,挥舞着小拳头想驱散。

        “我怎能怪你,这是勄翠自己的命,为小小姐死,是她的荣幸。当年如果没有老国公在千军万马里救了我这一命,我哪里还能活这么长时间,哪里还有延绵子嗣的机会。她既然选择跟小小姐去了战场,那便是将生死抛之脑后了,就是现在人没了,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,她不后悔,我这个做爷爷的也不悔,小小姐,勿要太过自责?!?br />
        苏鱼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,她擦了腮边的泪水,“安越爷爷,我们先进去说话?!?br />
        安越连连点头,进了国公府中,奉茶说话,说了许久,直至正午方停。

        苏鱼抱着孩子,进了国公府的祠堂里。

        祠堂里的牌位只有两尊,燃着香火,香烟袅袅中,隐约可见安国公三个字。

        这是她外公跟外婆的牌位,诺大的祠堂,只有他们二人相依相伴。

        因为她的外公,自幼便是孤儿,与先皇结识后,才联手打下了安国的江山。

        没有族谱,也没有别的亲人,这祠堂看起来有些空落落的。

        苏鱼将苏宝交给白砂抱着,自己上了香,将苏宝接回怀中,在蒲团上跪坐下来,像幼时伏在外公膝头上般话起了家常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苏宝,他八个月大了,外公外婆肯定没有见过他,我之前也没空带他来这里见你们,今日总算得闲带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苏鱼的笑容泛着甜味,眸中却又流露出几分伤感。

        “我长大了很多,失去了很多,也得到了很多,但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,以女子之身为安国而战,您若在天有灵,也能安息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过去的时间太长,她已经记不太清楚外公的面容了,可她记得前世那一夜失去依靠的寒冷,失去外公的彷徨与悲痛。

        她想,她长成了外公最期待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一直到入夜,苏鱼才从祠堂出来,除了眼角有微末的红意,旁的都很正常。

        她离开了国公府,回了宫中处理这几日的政务。

        京城外不远的官道上,一行铁骑披星戴月地赶路,男子眸光坚毅,斗篷下的脸如神袛,不经意的一眼带着骇人的气势。

        直到看见京城的影子,男子眸光才松了几分,露出刻骨的温柔情愫。

        是夜。

        苏鱼处理了紧要的政务,便带着苏宝睡了。

        紫水幔纱下,苏鱼似察觉到了什么,眉心微皱,被微凉的大手轻抚,她的眉心又松开了,唇角露出笑意,像是在做什么美梦。

        景长风舍不得让她醒来,去了一趟乾明殿后,回来便靠在床边,凑合着眯了一宿。

        直到第二天,他被一只小脚丫踹上了脸,一脚踹醒了。

        景长风挑眉,顺着小脚丫看去,便见苏宝躺在苏鱼的怀里,这小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,也不叫嚷,瞪着水灵灵的黑眸,好奇的望着景长风。

        他亲亲娘子的怀里被这小子占了,景长风忽而觉得不太爽,眼珠子一转,伸手就想把苏宝抱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乖儿子,你都被抱一宿了,让娘也抱抱爹,等你娘醒来,给她一个惊喜?!彼那牡厣塘?。

        苏宝小嘴一撅,忽然哇哇大哭,他的脚丫又蹬上了景长风的俊脸。

        景长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眼睁睁看着苏鱼惊醒。

        “长风?你……你回来了?你一回来就欺负苏宝?!”苏鱼被儿子哭得心疼,瞪了景长风一眼。

        景长风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冤枉!

        被欺负的是他才对!

        景长风没忍住,委屈巴巴地提醒道:“娘子,我回来啦!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,先哄好苏宝?!彼沼愕蜕叱?,拍着苏宝的背。

        景长风更委屈了,就差做出西子捧心的姿态,那小子分明只是干嚎,又没有眼泪,亲亲娘子怎么都看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太气他爹了!

        景长风委屈着,见苏鱼不来哄他,他只能坐上床,把苏鱼搂进怀里。

        反正谁抱谁都一样嘛!就换他来抱娘子!

        景长风想着,瞬间不委屈了,反而有空闲朝苏宝得意地挤眉弄眼,惹得苏宝哭声更响亮。
    登陆7z小说网(克里斯汀欢乐生肖月饼 www.gyyv.com.cn)阅读《绝色毒妃:权谋天下》最新章节^-^[手机版请访问http://m.www.gyyv.com.cn]
  • 国债期货再度逼近反弹新高 2020-02-23
  • 第一章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和投身大革命的洪流 2020-02-23
  • 习近平山东考察,这几个关键词值得深思 2019-08-15
  • 发现关中:苍鹭翩飞 铜川朱鹮野化放飞区的“原住民” 2019-08-15
  • 《使命召唤15》新演示:吃鸡模式拥有全部武器 2019-06-25
  • 国家防总开展大清河防汛演练 2019-06-25
  • 晋城: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-06-05
  • 城市智慧停车系统帮小区居民“出租”空车位 2019-06-05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年焉耆县旅游美食文化推介会在库尔勒市举行 2019-05-14
  • 黄晓海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13
  • 左凌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13
  • 不能证明炒民生合法。传销本来就非法。 2019-05-13
  • 悬崖边上一座诡异屋子 一面墙内陷竟现神秘洞口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5-12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12